WELCOME TO KONE!

Are you interested in KONE as a corporate business or a career opportunity?

Corporate site

Would you like to find out more about the solutions available in your area, including the local contact information, on your respective KONE website?

Your suggested website is

United States

Go to your suggested website

回到頁首

投資未來

2010年,通力成立了一個獨立的非營利組織——通力百年基金會 (KCF),以這種獨特的方式慶祝通力成立一百週年。該基金會旨在向世界各國處於社會邊緣的兒童和年輕人提供幫助。

當我們坐下來談論基金會的發展歷程時,John Simon 表示,「一開始,更多的是為了向那些讓通力變大、變得有益社會的國家表示『感謝』。」Simon 是 KCF理事會的成員之一。Tiina Herlin 和 Riikka Ihamuotila 也是,他們也參加了會談。自成立以來,該團隊一直在規劃和設計 KCF 在世界不同地方的活動。

2011年,他們展開了第一個項目,建立了一家專門為中國各城市的打工子弟設計的流動圖書館。下一站是印度,在那裡,該團隊與馬德拉斯 (Madras) Rotary 俱樂部合作,向 Rotary Nagar 青年活動中心提供支持,該活動中心位於印度南部城市清奈的一個市中心貧民區。然後,他們從印度出發前往南非和墨西哥,尋找需要幫助的年輕人。

雖然各個國家的問題不盡相同,但 KCF 在目標群體方面有著明確的重點。「我們只在有明確需求的國家展開有益於兒童和青少年的活動。我們正是在這種方式的引導下,向尋求幫助的任何人提供指導。」Simon 表示。

找到合適的幫助對象

反暴力藝術:墨西哥兒童參加由該基金會支持的 XICO ARTE 項目
反暴力藝術:墨西哥兒童參加由該基金會支持的 XICO ARTE 項目

但在每個國家敲定一項行動的過程並不簡單。「我們不會提前決定任何事情。」Herlin 表示。「我們會花很長時間了解這個國家需要什麼幫助,並確定項目的性質。」她指出。

Ihamuotila 點頭表示同意,並補充道,「在前往任何國家之前,我們會進行大量背景調查工作。以墨西哥為例,我們試圖找到最急需解決的問題,就街頭流浪兒童、女童在社會中的地位等話題展開了討論,並進行了大量事實調查。」

背景調查始終是第一步。接下來的步驟是與當地的通力員工和該城市/ 國家的潛在合作夥伴進行多次討論。當 KCF團隊第一次訪問一個國家時,他們會在一個星期內與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和潛在合作夥伴舉行 10到 15次會議,然後敲定合適的合作夥伴。Herlin 認為,這是一種緩慢而有效的方式,可幫助他們確定哪個項目最終可以「自行維持」下去。

尋求「魔法時刻」

「我們希望找到那種魔法時刻,也就是說,在我們的額外推動下,有些事情就會發生或可能發生。」Simon 表示。他以墨西哥為例來解釋。「墨西哥城的當地人組建了一個集體組織來做一些事情,但沒有資金來源。現在到了需要採取下一步措施的時候,他們必須把該組織正在做的事情正規化,同時還需要獲得一些資金來源。因此,我們可以看到他們正處於我們可以提供幫助的時刻,讓他們進入到更高的層面,幫助到更多的人。」

結果如何? KCF 和當地一個非政府組織 (設在墨西哥城郊外一個犯罪率和失業率都很高的社區) 合作,正在幫助Xico Arte (由一群對藝術感興趣的當地年輕人建立的組織) 變為一個非政府組織,與Xico博物館進行密切合作。

KCF 在南非也譜寫了類似的故事。在眾多合作夥伴的幫助下,KCF 在南非展開的行動是,在約翰內斯堡一個有幫派犯罪歷史和毒品問題的社區,幫助建立了具有創新性的韋斯特伯里青年活動中心 (WTC),並為其從芬蘭外交部那裡爭取到了啟動資金。該中心現在將非營利機構和技能培養計劃全部整合到一個平台,創建了一站式服務點,年輕人可以在這裡找到各種服務和學習機會。

三條腿的凳子

當項目投入實施後,KCF 的工作並不會馬上結束。KCF 會繼續遠程監控所有項目的發展情況。「我們爭取每年至少回訪每個項目一次。」Ihamuotila 告訴我們。

她表示,距離並不是唯一的問題。文化差異也構成了挑戰。在這種情況下,當地的通力員工和合作夥伴會介入其中。他們會幫助 KCF團隊化解文化的複雜性,克服語言障礙。

「這種三方合作方法的動力學原理就像一隻三條腿的凳子,如果其中一條腿搖晃,整個凳子就會倒下。有時,搖晃的那條腿是通力,有時是非政府組織合作夥伴,要取得平衡,需要投入大量管理。」Simon 指出。好的一面是,該團隊學會了堅持不懈和保持耐心,並且總能看到更光明的一面。

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KCF 與持有不同理念和價值觀的伙伴合作,並且成功發揮了作用。這個成立六年的組織的旅程才剛剛開始。

分享此頁